sun161.com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 > 第六八六章 天大的问题
    听完了两名指派人员的禀报,聂虹冷冷凝视了魂香好一阵。

    魂香倒是神色坦然,平静面对的样子。

    其实在魂香返回之前,聂虹就已经接到了派去协助魂香人员的禀报,这次面见只是再次详问而已。

    好一会儿,聂虹才问魂香,“为什么那么巧,月魔以及月魔的人马刚好集结,就中了对手的埋伏?”

    魂香:“确实蹊跷。”回答以及神态依然是波澜不惊。

    实则是怎么回事她心里是清楚的,她是那个泄密人,她知道自己回来必然要引起怀疑,然而霸王那边却告诉她,说不会有事,说聂虹这边会自己找到其它答案。

    聂虹倒是问的直接,“看起来,像是你泄密了。”

    魂香摇头,“我没有泄密。”

    聂虹盯了她一阵,又朝她左右两边的随行抬了抬下巴,“他们说你说不用再跟了,说你说已经有了答案,说你说那些人你惹不起,给我个解释。”

    魂香:“霸王!出手截杀的人是霸王。”

    殿内瞬间安静的落针可闻,聂虹脸上渐浮现一丝狰狞,冷冷道:“魂香,明明是龙师雨的势力干的,你却说是霸王,你所言倒是附和了外面的谣言,你到底存了什么居心?”

    魂香:“娘娘,这事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但我曾经受到征召和霸王交过手,我熟悉他的灵魂气息,我在战场外围确实清晰嗅到了霸王的灵魂波动。我不清楚什么龙师的势力,也不清楚为什么霸王会出手,我只是就事论事,凭着我的嗅查,霸王亲自参与了这场截杀,应该不会有错。娘娘若是觉得我在胡说八道,或者觉得我是居心不良,不妨将我软禁,凶手是谁,我相信时间是能给出答案的。”

    说这话时,她心里也纳闷,不知霸王那边为何在遮遮掩掩出手了的情况下,还要她来揭穿。

    闻听此言,这是要拿自己的自由或者性命来作保,聂虹和侍女叶子面面相觑。

    又一阵安静后,聂虹问:“你确定月魔及其麾下参与的人马全军覆没了?”

    魂香:“应该是的,我嗅到了大致数量的亡魂气息,至少我能确定月魔的气息化为了亡魂归于冥冥。”

    “月魔好歹统御过十天魔的残部人马,竟如此不堪一击,一碰面就被霸王给扫除了,简直是个废物!”聂虹恨恨一声,又盯着魂香问,“我不管是谁出手,你还能找到凶手的下落吗?”

    魂香:“这个我不能保证,但只要我和霸王在同一区域,我大致上是能察觉感应到的。只是,这世间之大,要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区域不容易,娘娘真要找的话,恐怕要提供给我相当程度的协助才行。当然,这还要建立在对方没有刻意隐藏灵魂气息的情况下才行。另外…”话到此,略显迟疑。

    聂虹:“有话就说,不要吞吞吐吐。”

    魂香:“如娘娘所言,我也感觉月魔此行的败亡有点蹊跷,我怀疑是有人泄密了,若真有人泄密了,恐怕霸王也已经知晓了我有参与追查,怕是已有准备。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放弃了对霸王的追踪,怕会有陷阱等着我。”

    聂虹:“多虑了,你虽参与了此事,但真实身份处于保密状态,没什么人知道,月魔也只知你是我派去监督的,并不知你的身份。”

    魂香略点头,“但愿如此。”

    聂虹回头对侍女道:“你全力协助她,各地传送阵的通行助她随时的便利,各地人手的配合调遣负责到位,大不了把诸界各区域都给走一遍。实在不行,就想办法再安排一次行动,再逼凶手出手一次。”

    “是。”侍女应下。

    ……

    神狱大牢,李如烟从山顶出口走了出来东张西望,回头上看,看到了站在最顶上的身影,星空下杨真孤零零的身影。

    杨真正在仰望浩瀚星空,他长期给人这般孤独的感觉,谁也不知他每当这时在想些什么。

    李如烟喊了声,“二爷,有情况。”

    杨真回神低头看向他,李如烟认真的点了点头。

    杨真懂了,这是有很重要的情况,当即闪身而下,落在了他身边,问:“什么情况?”

    李如烟神色凝重:“根据您指的方向查了一下,很有可能真的存在一个法眼无法看破的会特殊隐身术的人。”

    杨真两眼骤眯,“锁定了目标?”

    李如烟:“基本锁定了,只差最后的核实。”

    杨真:“谁?”

    李如烟:“燕莺。”

    “燕莺?”杨真略怔,想了想,“就是那个长期跟在罗康安身边的神仙境女修士?”

    李如烟:“没错,就是她。”

    杨真将信将疑,“理由?”

    李如烟:“按照二爷您提供的追查思路和筛查方向,结果把这个叫燕莺的女人给筛了出来。神狱考核的时候,这个女人恰好不在不阙城。四哥遇害的时候,这个女人恰好又因秦氏有事不在不阙城。据查,灵山学员这次进妖界历练前,这个女人又有事离开了不阙城,多澜妖域东司座旷瑰和岁九也就是在此期间被人神不知鬼不觉闯入给绑走了遇害的。

    二爷,这女人出现的时候刚好是罗康安当年进‘幻境’找幻眼的时候。幻境那地方乃奇幻莫测的凶险之地,不知多少人命丧在那凶险幻象之中。现在回过头来看,罗康安敢势单力薄地闯入‘幻境’找幻眼,必然是有什么倚仗。

    二爷,结合我们的判断,回头再看这女人在那个时期出现进入幻境,这女人很有可能精通什么幻术。幻术和隐身术也许有差别,但都是障眼法。二爷,我们一直解不开的谜团,很有可能就在这个女人身上,十有八九没错了。”

    杨真安静了,良久后冷哼出一声,“居然还真有这等奇术的人存在,看来龙师势力当中不乏奇人异士。”

    李如烟:“若确实没错的话,手上握着这么个杀手锏,关键时刻简直是防不胜防,聂虹和龙师势力之间谁胜谁负恐怕还真不一定了。二爷,这事当尽快禀报陛下知晓。”

    杨真抬手打住,缓缓摇头。

    李如烟一怔,试探道:“瞒着陛下不报吗?”

    杨真:“现在的情况,我们报了又有什么用?这点事在朝堂上那些人的眼里,连将功赎罪都算不上,不足以让我们复出,甚至连离开这里都难。这事可大可小,只有掌握在我们手中利用好了,才是大功一件,才能洗脱我们勾结十三天魔和月魔的嫌疑。”

    李如烟略皱眉,旋即又恍然大悟,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燕莺只要利用好了,可一举掀翻霸王,外面不是说二爷这边勾结十三天魔吗?二爷一举将霸王给铲除了,不辩自白!

    目露快速思索神色的杨真忽道:“联系颜别颜大统领,我要见他!”

    ……

    扶仙阁外,紫云又站在了桥上朝阁内点头致意。

    庆善又撇开了金眉眉,飞身而出,落在了紫云身边,两人再次并肩漫步而行。

    “月魔怎么回事,我怎么听陛下说月魔此行全军覆没了?”紫云急问,陛下那边只大概提了一下,是不会跟她慢慢长篇大论的,所以具体情况她还得来问这里。

    庆善:“嗯,人刚集结到位,便被人给一锅端了。”

    紫云惊疑,“怎么会这样?”

    庆善:“明摆着的,有人泄密了,否则不可能如此精准设伏。现在聂虹这女人笃定了是我们把月魔当了弃子泄密,目的自然还是认为我们是在帮灵山那边。”

    紫云:“我们背了黑锅?”

    庆善:“聂虹本就怀疑我们掌控了月魔,心里也知道我们在帮灵山那些人,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连解释都没办法跟她解释,就算解释了她也不会信,这口黑锅我们不背也得背。”

    紫云:“不是你的布局,那会是谁泄的密?”

    庆善:“我把行动的知情人都给梳理了一遍,聂虹那边事先只知是在‘地藏妖域’动手,根本不知月魔人手具体的碰面地点。行动前为了保密,月魔也没敢让其他人知道,除月魔外只有那个叫魂香的妖修知道。”

    紫云讶异,“你怀疑那个魂香有问题?”

    庆善停步转身看着她,“那个魂香若有问题的话,那就是天大的问题。”

    紫云不解,“天大的问题?”

    庆善目光深沉道:“聂虹刚好找到了这个魂香,而魂香恰好是林渊那边的人,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聂虹也不可能自取其败,也就是说,这个魂香很有可能是林渊那边有意安插过去的,能不动声色的把魂香给安插过去还不引起怀疑,龙师势力的能量恐怕超乎了我们的想象。

    直接把棋下到了聂虹的身边,这形势下绝不会只是充当耳目来用,接连走漏消息的话,魂香想不引起怀疑都难,很快便会暴露…只有一个可能,这是埋下了大招,龙师势力那边恐怕在谋划一决胜负的致命一击!”

    紫云略呲牙,略吸一口凉气,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林渊他们在拿自己当饵来设置陷阱,魂香的作用便是将妖宫那边给诱入陷阱?”

    庆善略颔首,“这个魂香若真有问题的话,十有八九便是如此,陛下也是这意思。”

sb113.com sb938.com 275sun.com sb912.com sun4399利来国际游戏网
凯时代理加盟 金沙赌场升级版 银河盘口官网 多宝娱乐88 最高佣金 趣赢娱乐游戏最高占成
加博国际怎么注册 大众等级礼金 齐发vip电子 好运来怎么样最高占成 申博游戏洗码佣金
必發会员网址 88必发真人游戏 申博在线手机下载登入 伟德游戏游戏全面支持 欢乐谷8大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