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161.com > 玄幻小说 > 我姐姐太强大了 > 第七十一章 善后
    直到白清炎不知怎么的突然消失,人们才敢逐渐抬起头,重新正视彼此间的问题。

    不管怎么说,不得滥用那个叫什么“天命”的超凡能力,这件事已然成为事实,这个擂台也就注定只能虎头蛇尾的结束。

    受伤的人……受伤的人只能说还好。百胜安保的人多数都是在和猪群的战斗中受伤,有不少人都被咬中了手脚——要知道,猪的咬合力十足可怕,和成年狮子堪称不相上下。有些人的腿骨甚至都被咬断,不在医院里好好待上几个月绝对好不了。

    相比之下,钟思明和另一人只是烧伤,治起来反倒容易得多。

    青龙寺的那位年轻僧人将两串念珠戴在他们手腕上,又用笔在他们烧伤的部位密密麻麻地写上梵文密咒。咒文一经写成,那些黑色的梵文顿时转红,就像烈火一般明亮。

    于是僧人洗去红字,又写上新的密咒。这次的密咒和第一次的似乎不太一样,字体颜色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施主感觉如何?”

    钟思明打量着手臂,又用手摸了摸面部。他能够看见,那些烧伤创面居然已经迅速结痂,疼痛感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已经感觉不到疼了,请问大师,我这算是完全好了么?”

    年轻僧人答道:“痊愈倒不至于,贫僧只是除去施主身中火气,又以陀罗尼经咒激发施主自身潜力,促使伤口结痂。施主可以等明日洗去经咒,再去医院或药房开些药物服用,大约一到两周便可以痊愈。”

    由于昨天才有一堆兄弟被送进医院,钟思明对于烧伤也算是有了不少了解。在整个治疗流程中,最初的冷疗、清创最为重要,几乎能占到五成比重。

    不管这位大师什么来历,人家一出手就把自己的烧伤治好了一半,还居功不自傲,这才是真正的高人风范啊!

    “多谢大师,不知……”

    年轻僧人及时制止了钟思明接下来的感谢:“施主不必说谢,云老居士已经向敝寺捐赠了足够的香火钱,贫僧不过只是尽一份心意罢了。”

    “诶?”

    年轻僧人没有理会面容僵硬的钟思明,而是行礼后起身,向云老爷子告知了钟思明和另一人的情况。这时,小严却突然从旁边冲了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年轻僧人的面前,重重磕了一个头。

    “大师!我求求你!你去救救林大哥,好不好?”

    作为四人中唯一没有受伤的人,小严休息了一会儿后便恢复了体力,坐在一旁等候对其他两人的抢救。

    高默兄弟自然也带了医生。老王还好说,血已经止住了。断掉的胳膊送到医院去缝合,倒是还有比较大的几率保住。

    然而林智向却是彻彻底底的无药可救,他的肝脏被活生生地掏掉,大出血根本无法控制。医生们也只是尽人事,做最后的努力而已。

    年轻僧人立刻走到已经休克的林智向身边,看了一眼,念了声佛号:“这位施主伤势太过严重,贫僧修为有限,实在无能为力。”

    小严顿时身体一软,瘫倒在地上。

    医生们最终摇了摇头,宣告了林智向的彻底死亡。高默和高识对视了一眼,前者立刻朝门口走去,准备趁机脱身。

    然而这时,那位宋提督的侄子却又跳了出来,站在他的身前使劲拍了拍掌,引来所有人注意后才高声说道:“大家先别急着走,都过来一下。”

    虽然他的这番动作多少让人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能动的众人还是多数都聚到了他的身边,想看看这位官二代想搞什么幺蛾子。

    谁知道这位“宋提督的侄子”却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上面写着“天命者管理及有关材料申报部门”和他的编号姓名:吴陇。

    在场不少人都还是有眼力价的,看得出这本证件的真假。何况他能以宋提督的名号前来,至少巡检司这一关是能过的。

    可是大家多咱听说过这个部门啊?听起来是跟刚才那个超凡能力有关,可是你怎么不早跳出来啊?那人放猪咬人的时候都干什么去了?

    真有二愣子把心里话说出了口,吴陇非但不生气,反而对众人九十度大鞠躬:“这的确是我的失职。因为今日我原意只是来给这场擂台做个见证,尽可能在不给大家生活带来困扰的基础上执行任务,因此没有带合适的装备,无法对敌。实在是对不起!”

    尽管以吴陇的相貌,参选偶像练习生,选拔十次能落榜十次,可在眼下的环境里却给人以十足的稳重感。加上他姿态摆的如此之低,就连刚才出声谴责他的人也不由得讷讷说道:“没、没事,大家都尽力了。”

    然而吴陇却摇了摇头,丝毫不接这个台阶:“其实我们这个部门不止我一个人,就在金城,眼下都有三名同伴在外。只不过他们去调查这位高大哥名下的养猪场,之前我虽然通知了他们,但一时半会儿却也没赶到。”

    众人这才想起来,迦楼罗出场时候,是跟高默打过招呼的。一时间,所有矛头立刻都对准了高默。

    “高董,那个人到底跟你什么关系?”

    “是啊,高董。那人就算无缘无故跟你打招呼,那猪呢?这么多猪是怎么回事啊?”

    小严更是冲到高默面前,尽管他的掌中没有力气凝聚出火焰,也至少用能烧死高默的目光死死盯着他。

    高默的脸色自然极为难看,他没想到吴陇的太极拳打得这么好,一个借力打力就把问题强行丢到了自己头上。他也不敢惹众怒,而是大声对众人解释道:

    “各位,我真得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要对我说那句话。但是今天的擂台本来就是我主动提出的,总不至于我自己请人来砸我自己的场子吧?”

    众人听他说的有几分道理,也先闭上了嘴,听他继续解释。

    “至于猪的问题,我也不清楚,眼下我就准备去查看情况。至少攻击过人的这些猪,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卖出的,甚至就连养猪场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大家可以想想看,这可是至少上千万的损失啊!”

    末了,他还十分诚恳地对吴陇说道:“这位……吴先生,既然你们这个部门是进行天命者管理的,那么应该包括善后吧?我所受到的这些损失固然不指望什么赔偿,但是善后的事情能否协助一番?”

    吴陇冷笑了一声:“善后?我最多也就替老宋善个后,保他能够稳稳当当退休。你自己搞出来的破事,还指望我给你擦屁股?”

    高默一副惊恐万分的样子,说道:“吴先生,办案都讲究人证物证,总不能凭那个人的一面之词,就给我定罪吧?”

    “物证其实蛮多的,不过的确只能作为佐证……但是我有人证啊!”吴陇钻进人群,将高识拉到了他的面前,“这位高先生向我举报了食人魔迦楼罗就藏身在你名下的养猪场里,而且还是你亲自接送进去的。就凭这个人证,把你先扣进去总没问题吧?”

    高默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弟弟,后者一脸无辜地嚷道:“大哥,你让我招募那三人,横竖不违法,招也就招了。可是这人是个食人狂魔,我们怎么能给他提供方便呢?”

    “你……”

    “好了,高大哥,有话去巡检司再说吧。我先提醒一句,我也是有某些特殊能力的,可别想对我隐瞒什么。”

    在用绳子将高默牢牢捆住后,吴陇才对着其余人宣布道:“其实拥有超凡能力的人真的不是很多,大家大可以安心生活。如果真的遇到事,就像刚才那位小兄弟说的那样,你们可以去巡检司报案,但凡超凡能力有关的事情立刻就会转到我这里的。

    “还有,其余有超凡能力的朋友,我这里需要登记一下——你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没关系,我是能看出来的。”

    有不少人面露期待之色——这些人自然不是天命者,但至少都有一颗期待自己拥有超凡能力的心。

    当然,也有人面露退缩之色,譬如凌霄子,就准备混在人群中偷偷摸摸走掉,却被吴陇揪了个正着。

    “这位道长,您是在哪儿挂单,又师承何人啊?”

    “这……这个……”凌霄子自然支支吾吾答不上话。他心里清楚,自己平常那一套说辞,拿出来对里志用没什么问题,可是对这种真正官面上的人物,再这么说是找死。

    这时,云老爷子也踱步到了两人身边,见状便咳嗽了一声,向吴陇搭话道:“这位吴先生,听你的口音,像是盛州人?”

    吴陇虽然心里奇怪,但还是答道:“不错。”

    “那……您认识一位叫吴元柳的女先生么?她应该是盛州审刑司的,按年龄现在应该还没退休。”

    吴陇脸上的表情顿时凝重了三分,毕恭毕敬地对云老爷子说道:“您说的应该是我三奶奶,不知您老人家和她的关系是……”

    “大家仅仅只是认识,我也只是看您长得有些像她,姓氏、籍贯又一样,顺口这么一问而已。”

    云老爷子越这么说,吴陇越不敢怠慢:“就算如此,您也一样算是我的长辈。有什么要吩咐的,尽管吩咐好了。”

    “我一个老头子而已,当不起这种大礼。吩咐什么的更是没有,我只是多嘴想问一句,您打算拿这位凌霄子道长怎么办?”

    “那您以为呢?”

    云老爷子连连摆手,表情看起来十足的惊惶失措:“这种事情我哪里插得上嘴?您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我们云家跟凌霄子道长之间,并不存在什么损人利己一说,双方都是自愿,给钱办事,公平交易。”

    “您误会了。”吴陇说道,“这位凌霄子道长,最多也就是收费比金仙观的道士高而已。但这种收费本来就不存在所谓市场价格,‘扰乱市场价格’也就根本不存在。没有作奸犯科,自然也就没什么好管了。

    “至于我找这位凌霄子道长,除了登记以外什么事都不会做,包括强迫大家加入我们部门。就算在场有哪位想要加入,也一样要经过重重审核。对于我们这种保密部门来说,只要有一个害群之马,对他人利益的损害必将无穷无尽。

    “如果大家不信的话,可以问问那边青龙寺的和尚。他们寺一共加入我们部门几个人,我们有没有强行要求他们出人。”

    年轻僧人本只想安静地做一头秃驴,突然被问及,也只好如实回答:“敝寺确实有不少人想要加入天申,但最终只有一位师兄得以入选。另外这位吴施主曾经半月前拜访了敝寺,但是之后就再也没有上门过。”

    周围的人自然再一次骚动起来,其中尤其以百胜的人为主。他们本以为吴陇会强行拉壮丁,谁知道你想送上门,别人根本就不想要。

    云老爷子及时点了点头,中止了这场骚动:“老头子只是一问,有劳吴先生讲这么多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再吩咐的话,老头子这就告辞了。”

    “请慢走。”吴陇目送着云老爷子离开,转头一看才发现高识在自己身边,好像要说些什么的样子。

    “你今天声东击西用的不错嘛,啊?”

    高识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您说什么?我不太听得懂。”

    吴陇凑到他的耳边,重重拍了两下他的肩膀,说道:“我是说,以后再要有这种事想举报,别只说地点,时间也通知清楚些,明白没?”

    “不会的,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哥哥而已。”高识说道。

    ……

    如何回到家,对于白清炎来说是一个难题。

    如果仅仅只是离开仓库,这件事倒是简单。对于【月下赶影】来说,不过只是一眨眼的工夫。

    问题在于……他身上几乎所有东西都被烧没了,包括手机。

    【焚城】加上那顶帽子武装的确厉害,战狼同款手机都没能扛住。没了联络工具,白清炎只能拼命地捏剑柄和项链,期望尾火虎和箕水豹能通知灵威仰。

    结果……当然是没反应。

    眼看立约已经结束,白清炎只好先溜到仓库外,他记得自己刚才把不少昏倒的保安都拖到了一边,如果此时还在可以把哪位的衣服弄下来穿上。

    谁知道云老爷子除了带进仓库的人以外,还就有几人留在外面……他们看见一个戴着面具、浑身赤裸的人跑出仓库,一时间险些动起手来。

    幸好灵威仰这时终于出现,把白清炎带回了家,这才没有酿成人间惨剧。

    “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灵威仰皱起眉头,显得十分不高兴。

    白清炎这才终于能够摘下面具,满脸通红地向灵威仰讲述刚才发生的事。等到说完新获得的能力,他伸出手掌,面前一块空气自然凝固,就像砖块一样停滞在了半空中。

    “可惜我猜不透这个能力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如果能够知道的话,结合【刀枪不入】和【圣德】,我的天命是什么大概也就能弄清楚了吧。”

    在说这话的时候,白清炎是看向灵威仰的。他觉得以对方的见多识广,多半能够给出答案。

    只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灵威仰虽然给出了答案,却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答案。

    “我本来还以为你会先获得【水德】,没想到先获得的居然是【法定天条】……真是世事难料。”

    白清炎当然能够理解这两个名词,他只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灵威仰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回答。

    “以为”“居然”“先获得”……这些词汇,不就显得她像是早就知道自己的天命是什么了吗?

    “姐姐,你不是说……就连你也猜不到我的天命是什么吗?”

    灵威仰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平静地说道:“哦,我当时是骗你的。”

    同时,她伸出手掌,向白清炎的头部抓来。

    白清炎想要闪避,但在身体移动之前,心中却抢先一步生出一股避无可避的感觉,使他的身体失去了“移动”的念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灵威仰的手掌离自己越来越近。

11vns.com tyc613.com 万象城城最高返水 k7娱乐代理开户最高占成 纽约国际得意彩金
379tyc.com yh39.com 35yh.com tyc877.com sun31.com
44kcd.com 61tyc.com msc955.com sb361.com sblive22.com
奔驰娱乐游戏下载 msc813.com 申博官网娱乐开户登入 253sb.com rfd45.com